Αρτεμιδ

下一篇预定是冈陀菲陀或者是芥太bg好了(……)

Tangerine.

手腕,发尾,嘴唇。

牵手,拥抱,亲吻。


我们都身在寂寥的世界,手里做着一件事,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你和我谈论着你的红宝石绿玛瑙,我和你谈论着融化在雪原里的夏日情怀。我们亲吻,我们拥抱,我们宣扬纸醉迷金的个人主义。可即便如此,我们也在相爱呢,对着耶路撒冷的弥赛亚发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再说着爱呢。你是光芒,闪烁在寒冷的黑夜里;又是火焰,炽热而真诚的燃烧伴随着雪落在心窝上的空气。

我们激动地唱着歌,地狱诸神编织而成的西班牙式童谣,用枯萎的天真样子来伪装自己藏在皮囊下的真面目。我们动情了,沉溺了,衰老了。不爱外衣爱肉体,爱的是依靠在你胸膛左侧入眠,倾听比外界平静的跳动声。

我...

蝴蝶星云。

亲爱的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


从很早之前我便有了写这封信的念头,可是到真正拿起笔的时候,却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我就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现在的样子好了:我在俄罗斯,十二月,圣彼得堡,一个人,和以前一样坐在这座城市最高的房间里为你写着这封信。这种地方总是让我想起我们曾经的时光,白色的隔离病房,你踩着椅子垫脚透过一扇小窗子和我打招呼,我便拿着厚重的圣经拍打着你的手背。

窗外的暴风雪已经停止了,女人和孩子在街上打着雪仗,留下杂乱无规的脚印。天气冷得要命,比平常还要冷几度。房间的里那扇唯一的木窗透着呼呼的北风,我就缩在楼梯与廊柱间的缝隙之中,靠着柱子上的油灯取暖。圣彼得...

蝴蝶星云。存

前些日子玛琳娜·伊万诺夫娜曾与我交谈过,隔着一扇玻璃,她为我带来了她亲手做的白面包与橘子果酱。在聊天的时候,她总爱用那双世界上最清澈的眼睛凝望着我,多么的炽热,使我感到恐惧和不协调。我从心底深深地明白:她在奇迹中出生的人,因为那双眼睛,也因为那飘散着玫瑰花香的灵魂。

她把信件从玻璃与桌子之间的缝隙里递给我,说道:陀思妥耶夫斯卡娅,你应该少抽点烟。

我其实是不爱抽烟的,只不过冬日太冷,便学着流浪者的样子抽起了香烟。你可千万不要妄自议论我的举动愚笨,我可比你清楚得多——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香烟不能抵抗那厚重的大雪,但起码能麻痹我的神经,分散我的注意。我耸耸肩,就当是默认了。...

Strawberries, cherries and an angle's kiss in spring.

人间喜剧。

“到现在我回忆起我们的曾经,那种卑微的、脆弱的幸福——我还是那样一句话,到达幸福需要多少的痛苦。我对您有一个请求,若有一天我提前逝去,请一定要带我回到俄罗斯,带我回到我的故土。不管是圣彼得堡,不管是莫斯科,还是西伯利亚……不管是哪里都好。我想永远的,在独属于俄罗斯的冷空气里安眠。——《摘自十年后陀思妥耶夫斯卡娅给伊凡·亚历山大洛维奇的信件。》”


我还记得我们曾经在那片土地里生活的日子:厚重的大雪被铺满在了这片土地,你提着Vodka透明的长颈瓶子,沿着昏暗的小路缓慢的前行。我猜你应该是刚刚归来的军人,还未来得及洗去因为战争而留下的暴戾,食指的侧面还有因为多年持枪而留下的一层薄...

在死去之后我又再一次重生了,并且意识到:除了永别,没有什么能打败我的。

太宰治名言录。

AlSiP/铝硅磷:

1,艺术家永远都该做弱者的朋友。

——《啊,秋季》

2,“我们是弱者的朋友。这是艺术家的出发点,更是我们的至高目的。这样单纯的事情,我竟然忘掉了。而且不仅是我,大家都忘记了。决定了,我要把阿福(狗)带到东京去;要是朋友们敢笑话这孩子的模样,我就和他们打一架。家里还有鸡蛋吗?”

——《畜犬谈》

3,所谓作家,就是什么都看透,却把一切痛苦生吞下肚的人。我于是决定,绝不向人发怒,却反而撒起娇来。爱之愈深恨之愈切,说的就是这回事吧。身无分文,说是贱民也不为过的人,却面相和善地喃喃自语、莞尔而笑。我就爱这世上愚昧的乌合之众。

——《二十世纪旗手》

4...

游戏人间(试读)

我流深广组

托尔斯泰x陀思妥耶夫斯基

疯狂的恋爱然后分离,最后的结局是“人总患孤寡”。


“抛弃你所有的理智和自持,去疯狂,去爱。”


列奥奇卡,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可以想起初见时的场面。

在下着大雪的圣彼得堡,我孤身一人靠着高大的石墙,左臂还流淌着鲜血,在一大片白茫茫的雪中是那样的鲜红,鲜红到几乎让人无法直视。眼前只剩下了一片模糊的黑,那片黑让我想到了地狱,一样都是黑色的,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抓不住。

就在这时你出现了,列奥奇卡,人们的托尔斯泰。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你用围巾按住我还在流血的伤口,急匆匆地把我拉到你那辆华丽的马车上。我半眯着眼睛,只能影影约约...

孤独的手风琴

“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小姐回忆录”

双陀

人物死亡注意

尝试一下理性浪漫:“一个一切都变成情感的世界。换句话说,在这儿情感都被拔高到价值和真理的地位。”想试着写一写孤独而理智之人的爱情,随性不浪漫,对彼此的爱情更像是怜悯,直到最后一刻才勇敢的言欢。

“爱情是一种持之以恒的情感。”


2月9日 天气:雪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捧着一本厚重的书。夜已经很深了,只剩下路灯还在执着的亮着零星的灯。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午夜去找他的,带着列夫·尼古拉维奇从远方寄来的信件。

每个月的这个时候我们的列奥奇卡总会从远...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 Αρτεμι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