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首歌真的把人听哭,“我们在高朋满座中讲爱意说到尽兴”、“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我听到这里就在想我没有见过的前十八年,那个时候他们年纪都很小,被哥哥们保护在身后;那个时候他们无知又无畏,唯一担心的是明天的午饭能不能多喝一瓶雪碧。少年时代真的太愚蠢了,他们都犯过好多好多错误,都懵懵懂懂不知所措。但少年时代也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因为他拥有一个永远都赶不走的小尾巴。这个小尾巴为了他离开巴塞罗那球场,陪他登上巅峰,也陪他遭受一切恶意。他陪了他长大,是他生命中的虚构之春。他们之间有太多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温柔,用爱情二字来形容太过单薄,于是十八年后他对他说道:我是他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小盒哥哥真的是太nb了,我冲了

-

感谢三油油老师寄给我的倦巢!!!我永远喜欢三油油!!!@三由 

六九的关系,怎么说呢,还挺复杂的(毕竟是以温赤为原型。本身温赤的定位就很复杂,几乎每个人对温赤的看法都不一样)。但我觉得他们之间不像是温赤那样你欣赏我我对抗你你再欣赏我这样的关系,或许说一开始是这样的,但转世之后,小九的性格其实和上辈子有了很大的出入——他开始逐渐变得柔软。


先说说赤羽吧。我对赤羽的理解其实还挺……不好说。我一边觉得赤羽温柔又明媚,是智者中最了解“众生皆苦”的人;但我一边又觉得他因为和其他人牵扯太多,肩膀上负担太重,导致他必须要自己给自己选择感情,选择哪些可以保留,哪些不可以保留。


像赤羽信之介这样的人,太慈悲,也太残忍。


从这点上来说,小九和他出入很大。重生...

启红



(典狱司背景 假设二爷没死,在寺庙里独活但是佛爷死了的那种。本来很长可是我懒得写了,摸个鱼给朋友看)

副官突发觉懊恼:是啊,他当他是谁呢?唱了数十年的戏早已融入他的骨肉,仅仅是短暂的几个月,这些东西说戒就戒得掉的?只是台上换成了台下,戏服换做了袈裟。你还当他是谁呢?

你还当他是谁呢?

不知该和谁说起,已惘然,顾不得,只好埋在心中作罢。

副官心里弥漫出一丝苦,不为他自己,就为这分分离离的戏。他记起他小时候到梨园看红家人唱的牡丹亭。戏里头的杜丽娘仪态万千,最终也不过剩了一点情深,三分浅土,半壁斜阳。

而此时他站在这山顶上,望着前方仍是身着朱衣的影,暗暗地想道:是否情之一字都如此这般的难解?是否情之一字都是如...

相互热爱



他短发柔软,骨骼纤细,只可惜面容被岁月磨损得一片模糊。他穿着少年时期那件略微宽大的白衬衫,在盛夏时的篮球场挥洒汗水,肆意的挥霍青春。

学校的玉兰花正好开了,清风习习,吹得处处温柔。

我知道那是未来的唐检察官。我还知道从那之后我便输得片甲不留,爱情从此未老先衰,被捏灭手心里,和香烟前头的点点星火一起烧了个干净。

我和唐奕川的故事其实挺俗气的,无非就是我单方面的钟情,我单方面的喜欢,单方面的相信爱情,单方面的一无所有。直到有天我看他和我哥打得难分难解,平日里衣冠处处的样子不复存在,才彻底明白了个透彻。

我这下才知道。我爱的人要拥抱他的大好前途,要身边永远都是热热闹闹的。我爱的人一切都好,可就是不能爱我。

我真的觉得金十四钗的相爱未遂太好了,好到我看一遍哭一遍,文字没办法复述的那种好

每天都可能被英文老师气死

-

随便贴贴

-

我也爱早点喔

原孜:

身上满满都是山陌的爱与早点手里的山陌本人hhhhhhh @珍珠堂散记 早点爱你哟

1 2 3 4 5 6

© 珍珠堂散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