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无生抬起头,撞见初见时的凛雪鸦。那个时候的他衣衫落拓,眼底清明,像是披了欢喜面的神佛,带着朦胧且隐晦的欲望。于是他误会了什么——误会了他们谁是吴代当风、谁又是曹衣出水——不过已经无所谓了。现在一切皆灰飞烟灭:“世间于他全无,他亦全无世间。”

一封情书



“或許香港地以前不叫香港,我們給它換個稱呼,親暱一點的稱呼。”我說,“牠呀,是孕育無數愛人的飛鳥。沉甸甸的,飛不動了,也就廢了羽翼。”

穿著薑黃色連衣裙的女孩子,操著一口帶著蜜的粵語。那個時候雨才剛剛停,山上飄了幾片不安分的雲。賽馬場黏糊糊地溶在白霧裡,地鐵旁的紫荊花長得有些雜了,孤零零的枝打在玻璃窗上,看起來慘兮兮的。

火炭之後的幾站都往左邊開門,我習慣靠在地鐵右側的玻璃窗前假寐。 “這是我上學要走的路。”一共三站,說不上遠,拖拖拉拉也需要二十分鐘左右。早晨人多,需要找個地方站著,電子產品在這個時候解不了無聊。於是便找機會觀察外界。沙田是甜膩的香芋紫,大圍是深海那般的藍色,而九龍塘則是故事里雅典...

司伊 一见如故


七夕快乐

天宫伊织想,人若是真的有上辈子的话,那她一定是个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大家闺秀,宫本总司则是整个日本浪士剑客。可惜最后小姐终会嫁给将军,剑客在搏斗中带着荣耀而死,他们只会在最重要的时间点相遇,然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离开。

医院里酒精味肆意弥漫难以忍受,不知道是谁送来的香水百合仍旧保持着盛开时雪白的样子。这些天她只能坐在急症室前的长椅上做梦,梦到他们在行走,走过黄昏与黎明,走过曾经经历过的每一个故事。但这些故事时常都会被一口铁锤敲碎,梦里她听见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她的爱人从此音信全无,可她仍然在往前走,脚底血肉模糊,踩碎一地玻璃月光。

急诊室里的光珊珊熄灭。医生踏着步子:天宫小姐,手术很成功,...

黑美人与蝴蝶和服

是百合
随笔练习

绸缎长发黑曜眼睛,白底起花和服,一位的普通日本夫人。那个时候的晚霞红得宛如罂粟花,夫人给我倒茶时白皙的手从和服袖筒里滑脱出来,像是翻着肚皮的死鱼。在大人回来之前我说我想吃糖。她进屋去拿藏在冰箱顶上的糖罐子,走的时候和服袖口的蝴蝶振翅欲飞,室内又溢满花香。昏暗的旧油灯让人昏昏欲睡,催促着做梦者要相信什么。

她离开了之后我梦见一九六五年,昭和时代的春。巨大的浮雕白柱下穿着洋裙的黑美人在视野里旋转。裙摆上百花盛开。我小时候没见过春天,更不知道世界上有会开花的裙子。遇到她的时候正逢春意盎然,少女情欲懵懂,干渴如月光的眼睛里剩了一张樱桃色的嘴。

故事本应该在这里结束。黑美人望向我,从包里掏出牛...

六尺二十五步

玩了Lolita的梗
是很久没写过的菲陀bg

“菲茨杰拉德先生——您知道吗?从那里走过来,一共需要二十五步。”

菲茨杰拉德站在六尺之外抽烟。

橘红色的烟头照亮他的唇以及骨节分明的食指,微弱的火光中他嘴唇翕动,下巴颤抖。做个比喻:黑暗中的菲茨杰拉德先生是一台快报废的机器,活色生香的梦被程序员生生掐死,只剩一个即将被拆毁的空壳子。被逼无奈地相信着生活不是悲观而荒唐的悲剧,世俗里也不全是厚颜无耻的小辈;缪斯女神会从难以捉摸的痛苦中苏醒,而神秘莫测的宁芙会在结束时献上亲吻。

我从黑暗的另一头打量他,中间隔了需要走二十五步的六尺距离。眼前光影变幻,火光忽明忽暗,什么都看不清,却做梦似的让人想到老去的菲茨杰拉德。您...

冰港,情书


(Untitled。这封信的标题太难抉择,我只能用这个词来代替。)

王嘉琪(Victoria,你的名字便是浪漫主义宣言):

您好。收到信的日子是一个美丽的星期五,昨夜没有极光,今日的天空很蓝很蓝,有出太阳的预兆,让人想永远的活下去。我坐在海边读你写给我的信。它们永远都带着诗意,你的个人特色。水面上的冰有消融的迹象。海水正在铺天盖地的涌上来,拍打在港口的石壁上,像首曲子。它安静、脆弱,又具有一股吞人的力量。(Lonesome。我很喜欢用这个词来形容冰岛,带着一股子倔强与少年时代特有的骄傲。同样也很欣赏用这个词来形容香港,也就是形容你的人。)

于是,我突然想把它写下来。要写在五线谱上。于是去到老伯的家里...

鸡蛋仔分你一半

 我中意港风的第一步。

 @林悦_轻衣负剑 交换文!

神紫主,有提到剑蝶、司伊(宫本总司x天宫伊织)以及温赤!



偶遇到衣川紫的那个下午,天空干净得仿佛被水洗过,太阳卷着光挂在枝头,像是一个被烫得发光的铁球。神田京背着宫本总司为他精心挑选的布制背包,穿过吵闹的街市,衣川紫提着与花鸟市场格格不入的红漆篮子,站在大堆不同种类的植物前吃着纸盒子里的咖喱鱼蛋。应该是三丁目的阿爷那里买的——他家妹儿和神田京一在同个学校,成绩优异,红榜上次次都有她的名,好像叫什么蝴蝶之类的……这么想来也真是巧,神田京一、剑无极与阿爷家妹儿从小到大都是一个班,可到现在他也没...

文手问卷×2

本人就是传说中的卖西瓜少女,祝鱼老师生日快乐!!!

三由:

和山陌陌 @珍珠堂主人 的问卷

前面大部分都是过去写过的片段

最后附加题 @mone 鱼老师生日快乐


PB重发,打了一圈马赛克


1.挑一对写过的本命或墙头CP来做这个问卷吧。

山陌:温赤!三由:温赤

2.你在这个圈子发文用的ID是?

山陌:我该了很多次了……!!现在是“珍珠堂主人”


三由:三由


3.回忆一下自己写过的所有这个CP的同人,分别总结一下你喜欢用来描述CP二人的词语?

山陌:赤:light of my life, fire...

文手问卷!

@咸鱼三由

和三由老师一起写的文手问卷!!!感谢老师不嫌弃我这种幼儿园水平………(?
有温赤、雁俏!

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山陌:
是底端写手(。)没什么好介绍的,写东西时三无没脑子,等到了改正阶段发现自己宛如一个OO……泪如雨下。我做得最好的事大概就是明白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小垃圾吧!!!

三由:
专注傻白甜,甜文写手(不要脸!
没内涵没营养还ooc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山陌:
第一次看三由老师的文是看那篇《倦巢》。在这之前我是不看任何abo世界观的。可以说是第一次看这么长的abo吧,瞬间就喜欢上了老师写的东西。突然觉得abo世界观特别可爱了……
说文风的话。...

1 2 3 4 5

© 珍珠堂散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