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Tangerine.

手腕,发尾,嘴唇。

牵手,拥抱,亲吻。

 

我们都身在寂寥的世界,手里做着一件事,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你和我谈论着你的红宝石绿玛瑙,我和你谈论着融化在雪原里的夏日情怀。我们亲吻,我们拥抱,我们宣扬纸醉迷金的个人主义。可即便如此,我们也在相爱呢,对着耶路撒冷的弥赛亚发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再说着爱呢。你是光芒,闪烁在寒冷的黑夜里;又是火焰,炽热而真诚的燃烧伴随着雪落在心窝上的空气。

我们激动地唱着歌,地狱诸神编织而成的西班牙式童谣,用枯萎的天真样子来伪装自己藏在皮囊下的真面目。我们动情了,沉溺了,衰老了。不爱外衣爱肉体,爱的是依靠在你胸膛左侧入眠,倾听比外界平静的跳动声。

我是你的美酒佳肴,是你最尊贵的宝石,是你狡黠的恶作剧。你的手指触碰我的肌肤,顺着手腕处下面几厘米的青色血管;我搂住你的颈脖,不顾你的嘴唇上还带着毒液,如饥似渴的与你亲吻,交欢。

我们的爱要温柔,也要傲慢。这是需要,是意识到自己的不完整,是灵魂的激情,是一种让人自知的忘我。* 

至于我的美学,你的美德。这些东西在情与爱面前,都应该被丢入海蓝色的深邃里面。

 

——————————

*阿兰·布鲁姆。爱的设计。

 @半岛题词集 

给你写个短打开心开心。半小时速成,我好懒喔(……)

评论(2)
热度(27)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