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古希腊.

伴随着碧蓝的大海与白色的沙滩而诞生的女人,拥有饱满而又精致的脸颊,她的金发耀眼的像是清晨时出生的太阳,还有那双眼睛,是像奥林帕斯的夜空那样的清澈魅惑。

她的美丽诞生于黑暗,诞生于奇特,诞生于怪物以及想象深处更古老的世界,这些意想不到的美构成了她的独一无二,也构成了流传至今的爱琴文明。年轻时候的她喜欢光裸着那一双赤足踢溅起波浪,闲暇之余便去听城市里的诗人用扬抑格六音步做成的长诗。她生活在这里,这天与地之间,成为了这个时代最自由的年轻血液。

斯巴达在变得强大,雅典则在展现它的魅力,她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成长。西亚的波斯正在对世态虎视眈眈,艾奥尼亚的失败是危险的开端。这个时候阿芙洛狄特已经成为了一位优雅又具有风情的美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月桂的清香。在此提及的是:那时候她还年轻,拥有迷人的美貌和初生牛犊般无止境的能量。她是这个世界的生命之光,是众人虎视眈眈的欲望之火。

她在成长,但同时也在衰老。这时候的衰老并不是指的她的容貌与躯壳,而是指的在内乱下的希腊各城邦——政治在腐朽、人民的思想逐渐堕落。她需要一个人,能够像神话里的英雄那样,拯救这个国度于水火之中。

战争之中绝对不缺英雄,亚历山大就是这样。先是叙利亚,再是埃及,接着就是巴比伦和波斯,他马蹄所触及的土地,便是他下一个要征服的战场,她天真的以为这样便可以延缓这个国家内部的衰老,直到英雄迟暮之时,所有的荣耀全部化为尘埃。

雅典娜为她带上橄榄枝做成的花环,艾芙洛忒狄赏赐给她永生不死的魔力与惊心动魄的美,阿尔忒弥斯赠与她自然原始的活力;帕德嫩神庙之中供奉的祭品还没有失去温度,赫拉神庙里还飘散着月桂、野橄榄和棕榈的清香,塞利农特的雕塑还在试图向曾经来过这里的人民吐露遗留多年的情话。直到遗留在奥林匹斯山上的最后一缕太阳堕入无边的黑夜,罗马的匕首插入她的心窝,众神迎来了最后一次黄昏。

“神祗编织不幸,以便人类的后代歌唱。”


一个随着我哥写的古希腊,有时间就写个同人吧,aph古国真有意思。

评论(4)
热度(41)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