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随笔

我的世界没有光,也没有黑暗,到处都是一片白色的迷雾,看不清远方的山与海洋,也看不见脚底的花与土地。

这里是我的世界,也是孤独地狱。没有正在腐烂的新客,也没有被判无期徒刑的恶鬼在岩浆与焰火中徘徊,没有啄食着死者血肉的秃鹰,也没有被铁索捆绑在树上的有罪生灵。有的只换是一片即将要被终结了的白夜。我在这片白色中行走,找不到来时的路,也看不见终点。

我晃着腿坐在阳台上吹着风,看着远方的红日慢慢的堕入世界的边界,月亮带着缀满繁星的黑色罩纱在天空的另一边准备着,当天边剩余的彩霞完全消失,这才算是入夜了。伴随着夜而来的,是无尽的小雨,轻飘飘的从空中落下,把这大千世界覆盖上一层朦胧的雨雾。

少女时代的忧郁是对整个宇宙的傲慢,就比如我现在抬起头看着这片正在下着雨的夜空,突然感觉到无名的沮丧与难过。

活着真是一件无聊的事啊,但是若是现在就死掉了,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我想到,顺手解开绑在黑发上的头绳,从放在沙发边的书包里找出镜子,把父亲前些日子带回来的西柚色口红顺着唇部内侧涂抹。

门口传来开锁的咔咔声,不用思考便知道是那个愚蠢的男人回来了。我没有抬头,固执地用木梳打理着蓬松凌乱得黑色长发;他见状,也没有说话,只得尴尬的从冰箱里拿出快过期的啤酒,一股脑的灌入肚子里。我收起镜子朝着他的方向皱了皱眉头,套上雪白的袜子,再把口红收好放入背包里。

“你要去哪里?”我弯下腰与鞋带打架,把一切都整理好之后用力踢开关得严密的大门,临走前朝着他的方向说道。


“去往新的世界!”

评论
热度(22)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