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花未眠

“世间所有的胜败争斗,最痛苦的并不是失败之际,而是承认失败之时。”*

纸伞是火红的,就像即将要燃烧起来一样;池塘边的柳枝已经枯死,炭黑色的枝条无精打采的波动着水面;琉璃瓦铺满的寺院顶反射着白日的光,金丝楠木做成的木柱上涂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染料。这都是那么平凡,而我就在这天地之间毫无目的的徘徊着。

可记忆里,是谁呼唤过我的名字?漫长的时光里,看不见尽头的长河中,是谁在叫唤我的名字?深情的、又是迷茫的,每个词几乎是咬着牙叫出来的那样……是谁在叫唤我?

世间最美的宝地,拥有英勇无畏的武士、穿着华美袍子的宫娥,以及面上浮出一层还未捞起的绿蚁的新酿的酒。星如雨,灯火阑珊,樱与桃在空中舞得动人。是好年华,好年华呀!我把如月里不知哪家店铺送来的美酒递给坐在高台上巧笑倩兮的年轻夫人,她用那双柔胰般的手轻轻地端起酒杯,唤我道:三日月,且看这盛世江山。

这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这是人间。

武士的鲜血染红了宫娥的袍子,曾经是传奇的一切呀,早已变成长满苔藓的不知墓主的荒冢了;没有喝完的酒伴随着陶瓷罐子碎了满地,店铺再也不会向这献上新的美酒;樱树与桃树早没了曾经艳丽的模样,它们或许早已枯萎,枝头结上了蜘蛛网。曾经的绝色美人,如今的苍老红颜,她的手早已没了先前的柔软,内侧起了一层薄薄的手茧。

远久的记忆里,是谁在叫唤我?凌晨四点,春告草未眠*。红色的瓣与黄色的蕊,球形的花苞一个接着一个的排列在黑色的枝干上。它们在盛开着,带着忧伤与悲哀,满心的芳香与沉寂多年的苦,在冷色的寺院里炽热的盛开着——“五阿弥切,雪快停了吗?”——可花期一过,在这片土地上,花只不过是已故美人的名字一样被人交换罢了。*

她的声音唤回我的思绪,垂睫浅笑,回答道。

“北政所大人,雪已经停了。”







*:渡边淳一《失乐园》
*:改编自川端康成《花未眠》,原句“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
*三岛由纪夫《金阁寺》

评论
热度(14)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