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芥太bg。 笼居鸟

我撑着站在这栋红房子的门口,朦胧的细雨铺开一片帘子,给世界添上一笔白灰。破栏而出的红玫瑰在雨中显得曼丽又怠惰,像是正值大好年华的美人,穿着艳丽的衣裙,在音乐声下翩翩起舞……美的事物总会令人浮想联翩,但今天可不是什么欣赏美的日子。

当门铃响了第三下,我的采访对象终于打开了门。他已过了而立之年,那张经历完百般苦难的脸已经没了照片上的稚嫩;黑色的外套、黑色的衬衣,他的全身上下都是一片漆黑,面容却白皙到没什么血色。让我联想到了在黑暗中出行的吸血鬼,以及久病在床的患者。他的眼神是那么脆弱,中间的一切都被岁月燃烧殆尽了,只留下烧不净的灰。

“您就是芥川龙之介先生吗?”他微微的点了点头,侧过身给我让出一条通道。

“谢谢您。”从头到尾他没有讲半个字,回答我的都只是精致的沉默以及经过良好教育出来的肢体语言。对于行事诡异的采访对象,我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像芥川先生这样的,我倒还是第一次遇见。

院内的红玫瑰开得格外漂亮,可见院子的主人对它们照顾有加。芥川先生是极其爱花的人吧?我正这样想着,却发现整个院子里却只有红玫瑰这一种花。雨水无情的往下滴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开口问道:“芥川先生的花园里为什么只有红玫瑰呢?”

“她喜欢红玫瑰。”

“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

“她只教我种了红玫瑰。”

我不明白芥川先生口中的“她”是谁,后来我才发现,那个女人是开始,同时也是结局。

 

太宰治子。名字算不上惊艳,却有着极其优雅、可以欺骗一切的美丽面容。精致的五官,墨色的及腰卷发,还有那双鸢色的眼睛——我喜欢去观察别人的眼睛,就像我形容芥川先生的眼睛里只剩下灰,这位小姐的眼睛里则是正在燃烧的阴火。幽幽的,虽然存在于人世,但却好像早就死在人世里面那样。没有温度,只是在燃烧的阴火。

“她很漂亮吧,”芥川先生端着一杯咖啡,从我手中收回照片细细端详,末了,再一次放回那个积了灰的铁盒子里“她是我的老师,我的友人,我的伯乐,是……对我来说极其重要的角色。”

“有多重要呢?”我问道,拿出笔在本子上开始记录起来。

“天空不能失去蓝那样重要。”



——

先放这么多,我相信我七夕可以写完的(才怪)

评论(3)
热度(24)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