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记一次早上地铁行。

地铁里是冰冷的机器女声,所有人都低着头在手机上与那一端的友人通话。他们的脸上没有笑容,有些人皱着眉头,我身边穿着条纹连衣裙的女人甚至泛起了泪花。他们没有感情,无声地哭,无声地笑,无声地与其他人交谈,其他人也无声地回应。
太苍白了。这个看似热闹的城市,看似繁华的城市,其实是徒有其表的空壳罢了。
“啊,谢谢您。”
年轻女人侧过身给我留出一条道好让我把薄荷色的箱子放在刚提手边,我没有抬头,还未缓解的困意盘旋在脑海,我轻轻的闭上眼,靠着地铁蓝色的座椅被上休息。
“是准备去上学吗?”小小的车厢里塞满了人,我与她在来来往往的上班族之间显得那么的突兀。她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拢了拢头发,洁白的手臂上是一道道划过的痕迹。
“是的。”我回答道,把箱子又往身边拉紧了一点。
“真好,真好。”她喃喃自语,转头看向窗外。窗外下着小雨,玻璃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以至于一切景色都变成一大片模糊不清的色彩,就像梵高的画作那样。
我这才细细的打量起她来。请原谅我把她说成“年轻女人”这样的失误,她的面容仍然是稚嫩的,看上去最多只比我大两三岁而已。可身上那件极其保守的墨蓝色运动衫让她与普通香港少女格格不入。她的脖子上有一个蝴蝶样的纹身,或许是因为太过瘦弱,原本饱满的蝴蝶仿佛枯萎了似的,变成了一朵过早凋谢的玫瑰的形状。不,倒不如说像是无间地狱里恶魔的嘴脸,狰狞又可怖。
她和我在同一个地方下车,回过身朝我点头道别。我拖着我的小箱子,撑着萌黄色的伞,逃似的离开了这地方……

评论
热度(9)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