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伊丽娜·冈察洛娃。

漫长的旅途令我感慨万千——战乱使人清醒,死亡使人成熟。我的手枪被放置在腰侧几厘米后的口袋里,六发子弹,随时准备抵上哪个蠢货的脑袋。下流人物抽着廉价的香烟,烟草和某种精油混合的刺鼻味道混合着从窗口里灌入的冷风冲入我的鼻内,我不禁打了个喷嚏。

这些不可回收物的阶级只存在白痴和瞎子,他们讨论着彼此的身体,彼此的器官,彼此在某些场合里才存在的不可言说的温柔。他们自以为不朽,可肉体早已散发出腐烂的酸臭味;他们自以为不死,却又嘲笑着其余人物,就像“死之人不谈及爱情”云云。

这些人很麻烦的,你可以理解为:我正在与一群顶着“利己主义者”头衔的疯子共度战乱时光。我嘲讽他们,和他们同流合污,做出稀奇古怪的动作,并发出格外大胆的狂笑,任凭他们拿走了我所有的东西。除了一本《圣经》。他们不敢拿走它,我也不会允许他们拿走它。


评论
热度(13)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