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雪国。

是一场下着大雪的夜晚,我站在庭院里,低头吸允着从现世带来的香烟。白烟从那根不知用什么做成的纸棍子里缓缓升起,零星的火光落在我白色的和服下摆。我出来得匆忙,忘记拿走挂在门边的浴衣外套,以至于被那看似善良的白花害得要命。高齿木屐的底部打在青石板路上,踢起一层厚厚的积雪。雪水浸透到我的足袋里,我的手一抖,烟就调到雪地里去了。脆弱的、易逝的火花被雪水熄灭,我看着烟还未被烧毁的半截躯体,捂着脸蹲在雪地里放声哭泣起来。

“我要到没有雪的地方去。”

我的眼睛在哭,嘴角却是扬起的。墙角枯死的杏树上结满了雪白的种子,它们落在我的头发上,发出悲戚的“哗啦”声。手边的雪地里埋藏着早已被冻死的藤蔓,它们诞生于希望之春,死于失望之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反复举行着同样的哀事。

我想我和雪地下那些枯死的夕颜融为一体了。黄昏盛开,翌朝凋谢,抱着满身的芳香与艳丽在烂泥中睡去,看遍了秋日的火红和璀璨不死夜,到了冬日便容颜枯萎、腐烂。在人世间,这杯称为任性又邪恶的“一种非正义的美”。这种美看似疯狂,但从某方面来讲的确是被这个国度所推崇的华美之一。

“我要到没有雪的地方去。”

我看着那死掉的夕颜花,感受不到它的温度,同时也感受不到自己的温度了。半根香烟的白色外皮边缘被烧成坑坑洼洼的弧线,露出半截不安分的烟草,该死的雪在嘲笑我,它们不肯遮盖住我犯罪后的产物,在微光的衬托下,香烟显得更加碍眼了。

我弯下腰捡起遗落在地下的半根香烟,抬头一望,周围的庭院被雪塑造成了另一个白茫茫的世界——我被抛弃在了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种从未有过的哀伤感涌上心头。我的胸口和双肩剧烈的打着哆嗦,实在是无法好好的喘过气来。



“这欢乐场容不下我,同时我那漂泊不定的灵魂不允许我在这里停留。”

“我要到没有雪的地方去。”


评论
热度(20)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