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肢体幻想。

我们还年轻,幻想着彼此的肢体,肢体下的器官与血管,纯真无邪的、带着不可想象意味的其余物品。我们还年轻,还未建立起可以掌控欲望的心,没有痛苦到成为迷路人,也没有疯狂到如同空想家。我们还年轻,诅咒与美还未与我们建立坚固的关系;我们还年轻,还在贪恋着肢体相交的温度,抵达顶端的快感与绝望。

一切的开头,发展,高潮,结尾,都是因为我们年轻,这些构成了我们的悲喜剧,让我们明白了无知与死的代价。我们是爱慕者,那些欲望,在幻想中漂浮着,我抬起手触碰到它,以及它身上的余光。我无法遮掩地咳嗽了,胃部突发性疼痛起来,我在哭泣。在雪地里发抖,任凭雪花落在肌肤上,直达我内心深处难以掩盖的炽热地带。

可面对欲望,我只是帮你缓解痛苦的幻影。我的手搭在你的肩膀上,你触摸着我胸口以下几厘米的裸露肌肤。我在哭,你在微笑,你在波涛汹涌之间甩开了我的手。你喊着一个名字,那不是我的名字,它不属于我。我挣扎着,落入海浪下的千万里深渊。

肢体幻想,承欢欲望。

我念叨着这八个音节,它们一个个的从我口中蹦出。肢体幻想,承欢欲望。你渴望这些东西吗?即使在明白,我身上所留存的这些让你产生幻想的东西可以存留在任何一个地点,你依旧会对它们产生渴望吗?如果是,那你便是愚蠢至极的马鹿野郎了。我从没有奢望过你对我产生这样的渴望,没有理由这样,因为我们的关系仅仅停留在共享快感。

你的双手掐住我的颈脖,硬生生的让我失去尖叫与发泄的能力。你疯狂地大笑,看着我快要失去血色的丑陋面容,自私地说道:“回忆属于你,欲望属于我”。我痛斥你的暴行,孤独的,将视线移向窗外,不再作答。

Insincerity。我死去了,在那个时间。

锁骨上是黑色的罂粟花,耳畔圆润温软,有一排我留下牙印。深深地,狠狠地,我在脱着皮囊的墙壁上刻下你的肢体,然后亲吻上雕刻物的嘴唇。我在想你,你的嘴唇、你的灵魂、你的肢体,我想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他们。

我涂抹掉写好的结尾,在高潮时羽化成蝶,放声歌颂肢体的幻想旅程。

感谢欲望。

评论
热度(19)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