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肢体幻想



我讨厌情爱,却不得已为它着迷。

太羞耻了,不是吗,说出来都让人觉得低俗与下流。你也是这样觉得吧?像一个疯子一样为它们着迷的我,是不是与你所想象中的身份相驳啦?哎呀,承认吧,作为贵族的你,作为贵族的我,我们都只是存在于幻想之中的产物罢了。

我看着你送给我的镜子,它在阳光底下折射出耀眼的光圈,同时倒映出了我疲惫的面容。我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她的眼圈微微发红,脖子上还带着一块不知从哪里来的淤青。我这才回忆起来,最近,说我庸俗的人越来越多了,就像是你的预言成真了那样,这可如何是好呢?

疯子,下流,幻想。这些词听起来真是够打动人心的。你说对吧,我也觉得,就算你否认了我也那么觉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词不但没有负罪感和耻辱感,反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欢愉与喜悦,就好像马上可以舒展肢体,举身没入低俗的人群中那样。这些词让我想“噗嗤噗嗤”地笑出来呀!到底是什么样的神明才可以想出如此美妙的词语!

我们回到主题上来吧。我讨厌情爱。

可我却对肢体有着无名的好感,每当想起你的时候,总是要热泪盈眶了似的。好脏、好脏!你是这样想着自己的吧?真令人沮丧呢,笨蛋。只有我才知道你有多么冰清玉洁。我在说这话的时候,心口噗噗地跳着,痛苦得觉得自己就是个大骗子一样。

丑陋的我们。

其实我们早就死了,只是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明白我与你存在的空间、地点、时间、位置罢了。牺牲者?是这样形容的吧,我们是情爱与肢体之间负责黏合的牺牲者。沉沦吧,折磨吧,扭曲吧,至死方休。这是我的特权,但不是你的。庸俗的笨蛋。果然是我。我在找理由为你开脱呢。

每个午夜的梦里,我都在幻想,幻想我的背后长出一对翅膀,枯叶蝶的翅膀那样,不需要坚固,但一定要是最美丽的。我乘着午夜的风,飘到月亮上,星辰上,寻找所有的痕迹以及与我相交的瞬间。我找到你,亲吻了你的嘴唇:亲爱的,你看,我学会飞行了。

最后是堕落,张开双手拥抱冰冷的泉水,像是烟火一样堕落下去,任凭温和的水灼烧我的器官与血液,与这么多年从山上流下的死者一起。这样,即使不需要你的怀抱,也可以永远的沉睡下去了。

反正我终究是要死的,有些人死在过去,有些人死在现在,有些人死在将来,反正我们终究都是要死的。

所以呀,有好听名字的笨蛋先生。让我在有生之年,尽情挥霍情爱,享受肢体吧!

评论
热度(9)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