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其一:

我到底爱不爱这个地方?
她坐在窗边,望着维多利亚港上正在漂泊的轮船,以及岸对面重重叠叠的房屋。这个城市拥挤,令人迷茫,同时又倔强得可怕。她不明白如何才能表达对此地的复杂情绪了,兴许朦胧的才会是更美的吧。
我到底爱不爱这个地方?
她想起了她曾经在铜锣湾买过的一束玫瑰花,它们是血红色的,尚未开放得完全,外面的叶子却已经露出枯萎的痕迹。锋利的倒刺与柔弱的茎叶,展露着它们娇艳又迷人的美。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红色,这几百年来,她的城市都被笼罩在一大片炽热的红之中:太阳的红、革命的红、胜利的红。

其二:

她的情爱不同于世人的透明赤裸,是一种带着欲望与金钱的哀伤,是岁月积淀的沉默,是晦涩朦胧的悲。
她的手指触碰到好远之外的天空,人潮拥挤的尖沙咀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停下脚步、捕捉云彩的幻想家。她笑了,然后低下头抱紧手里的红玫瑰。
“时代已死,钞洗我心。”

其三:

太阳悄悄地躲入了海平线下,天空呈现出一种神秘的粉。她想起了那个有着美丽瞳孔的少年,以及他羞涩时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的绯色。那个少年爱着这个地方,世人都爱这个地方。她突然笑了,栗色的长发上粘着在天空中飘飞的絮,从远处看就像是堕入人间的阿芙洛忒迪。
我是爱着这个地方的。她眨眨眼,这样说道。

其四:

她觉得她曾经去过俄罗斯,在梦里,在未来。她指着这片雪色,问到:远方而来的旅人,你看到了什么?移动的船只,在水面上的枯草,以及马上要下雪的灰色天空?还有呢?还有些什么呢?伏特加酒与柠檬片安静的躺在玻璃杯底,十二月的圣彼得堡不需要冰块便可给它们创造出天然的冰箱。
这里只剩下null,以及虚无的白呀,旅人。

其五:

“人人都畏惧死亡,我想我也不例外——更应该说,没有人是例外的。这些铁制的锁链缠绕在我身上,日益加重。让我痛苦不堪,几乎快丧失所有的精神力量与肉体力量,我知道结局将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惨痛——羸弱,死亡,又或者是疯狂。不得而知,我把思想强加给我的苦难归结为罪恶,每个人都是为罪人而降生于此,理应接受精神上所有的折磨。”
文笔拙劣,思绪混乱。这是她给托尔斯泰写的最后一封信。与其说是信件倒不如说是带着悲伤的诀别书。那封信被她亲爱的列奥奇卡藏在箱子的最底层,在多年之后,她在他的葬礼上再一次见到了这封信。在信的右下角,有列奥奇卡留给她最后的遗言。
“生命终了也不会忘记,一生曾有光鲜的过去。”

其六:

“其实我们身处世中,被安逸扼杀了灵魂的欲望。我们在芸芸众生之间,不死,那么便已经到达最高的天堂了。”啊啊,红色,一地的红色。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左胸上的红色痕迹被倒影在镜子中,看起来就像是再被灼烧的蝴蝶。

其七:

那个女人口中吐出的白烟随着风缓缓消散在空中,她不知道它们会去到哪里,或许那些尘粒会依附在白云上、丛林见、带着清香的丁香花从中。它们究竟会去哪里呢?女人停下脚步,开始祈愿到:“请让它们带着我羞涩而朦胧的爱意,依附在爱人心上吧。”

其八:

(一点摘抄)

文学至上者。

那些其他人又算什么?只不过是各种各样的塑料花堆砌在一起的空盒罢了,你看过平民阶级的玩具吧,就是那样。不可以将其当做艺术品来对待。所以真正的艺术品呢?是真正的文学至上主义者吧。非艺术品的东西想模仿他们的空壳,就算是再像也没有一份让我觉得可以与真正的艺术品相提并论。
这群东西(我甚至不想对他们冠以尊称)残忍又恶心,一点都不懂真正的艺术美。让我感觉很不爽,你也是这样觉得吧?真是可悲啊,简直是乌合之众之间的败类。(我需要怜悯他们吗?我应该怜悯他们吗?)”

其九:
“她是一流人物。”

其十: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这时她才明白,他们之间相隔的不是网纱,而是击不碎的隔阂,这种秘密带着羞涩的爱意与谦卑的柔情,在偌大的悲秋之城见显得那样渺小;但在连接隔阂的红线上又显得那样伟大。
她如此伫立,韶光流逝,上方穹苍斗转星移。她默念着自己的姓名,那是个虚伪又呆板的音节,我不知道她会怎么对待它们。总之,她是厌恶的吧?那个女人身上带着不可言喻的温柔,肢体的奥秘与朦胧的幻想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她看着自己,明白这具躯体早已未老先衰。

其十一:

迟暮了,幻想随着空荡荡的天一并被埋葬在即将渲染上五黑的夜空里。她记得她曾经在某次幻想中讲过这里六点半时的天空。仅限于这个时段,天空才会出现那种暧昧不明的紫色,单是紫色无法体现出它独特的暧昧,具体来说,或许其中融入了点浅粉。总之,这种混杂的色彩令她感到羞涩难安。
她整理完手上全部的文稿,将它们一起丢入了正燃烧着烈火的壁炉里。她厌恶这些文字,却又为它们着迷,甚至连为它们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火舌舔舐着纸张,她看着在火堆中哭泣的文稿,右手紧握成一个拳头,肩膀微微颤抖,就像马上要哭出来一样。她望向窗外的天空。此时的天空失去了她喜爱的暧昧模样,被深蓝色颜料染成毫无活力的碳黑色。怪令人生厌的。
这毫无温度,她承认道,我只爱过一种色彩,那便是脱离了世俗的红。

其十二:

现如今已是最后的倒计时,她在光阴的转换里进行做后的垂死挣扎。她明白那片红存在的真正意义:让她的爱情和美丽归于永恒。

其十三:

“有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用零碎片段拼凑起来的……就这样看看吧!

评论
热度(5)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