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玻璃球落在地上的声音,想象着它们变成毫无光泽的碎片。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正在吹开你满头的白雪。故人,是你来了吗?从遥远的上千米以外的银河里,踩碎一地的白月光,在此刻,站在我面前。告诉我即使是活在黑暗中也并不是那样可怕,在黑暗之后,便是正在等待着我们的光明岁月。


评论
热度(11)

© 珍珠堂散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