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把女人分为两种:西园寺以及其他妇人。他嘲笑自己的分类太过主观,却又固执的不肯为此改变。他承认道,除了西园寺此人,任何女子的面容在他眼里都像是一团模糊不清的影子,但——又讲回西园寺。他可以确定西园寺的面容美得惊人。那是一种张扬且大气的美。冷。冷得像是津轻的雪那般——优雅、柔软、温顺。让人以为冷只是一种错觉。

“文学者。浪漫词汇。爱情。上升,上升。”

没有含义。他这么想着,在浪漫二字上用红笔画下一个圈。


2017-12-05 热度-8
 

评论

热度(8)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