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我是科学家的妻子,不是贵族、文学家、“革命者”。这么说起来。我已经算是失去所有身份了吗?太凄惨了。(星辰堕落,被抑制了的肢体艺术。被抑制了的便不在是美了吗?)

 

 

 

 

薇薇安妮·布兰卡。傲慢的名字,荷兰与英格兰的浪漫结晶,被占有的,被疼爱的。和她本人一样——一杯加多了糖的红茶——洛可可,一枚昂贵的礼物。与西园寺不同,布兰卡的美具有致命性:她年青,含苞待放,带着少女特有的风情与妩媚,更动人也更有活力。准确来讲,她比西园寺更像是“生物”。森把这种魅力归结于她的血统——不同于白玉般的日本女人,她是带着刺的红色妖姬,盛开在多瑙河的斜阳下,刻薄又妖艳。

森小时候爱慕过和布兰卡一样的法国女人。玛格丽特·杜拉斯,被写在暗红色的封皮上的名字。到现在,他还记得那本书曾经被放置在姐姐的书桌上,它旁边摆着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玛格丽特。他总认为这是一个魔女才会拥有的名字,散发着西西里柑橘与玫瑰纯香。或许不能这样形容,他想到,太过浪漫的词富有贬义。


评论
热度(7)

© 珍珠堂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