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月见,她讨厌这个名字,继承了父亲的姓氏,过于死板,毫无其他的浪漫可言。这个名字让她想起她的初恋情人,他有着懵懂又呆板的眼神,纯粹得仿佛童话故事里才出现的星星。闪耀又傲慢,靠着一腔热血在这浮世上摸爬滚打——怪好笑的。

她出现的时代敏感又刻薄,充斥着自我以及浮夸的理想主义。她回忆道,在路上走着的都是没有肉身的白骨,穿着精致的和衣,被另外一种名为“文学者”的生物控制了脑袋。“文学生”。小池月见将他们称之为另一种生物,而并非空有骨架的人。她坚信那些人是拥有肉体以及独特的灵魂,甚至有着一种世人无法理解的魔法——不然为什么称作文学生呢?

评论
热度(8)

© 珍珠堂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