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4)

作为有幸看过前两篇的人,给肆郎打爆电话。

无边先生:


*王耀单人向。
*40分钟速写。
*看过前3则的都是有缘人。


王耀打了个哈欠,还是睡了过去。故事里的人早被他忘了历史上真正的容貌,他对这个故事没有兴趣,对编故事和看故事的人也没有兴趣。电影院是个让他倍感昏沉的环境,那制作得无比精致的帧帧画面跟上课打盹时掐自己一样,只能起到几分钟的刺激作用。若不是因为这票不用实在浪费,他更想此刻在家里与周公相会。
杨玉环……他在梦里跟着白居易念着这个名字。那么多漂亮的、妩媚的女演员一次又一次地扮演着她,他看她们都像她,又看她们都不是她。
多少年过去了,居然还是有这么多人喜欢抓着不知真假的史料的边边角角去编造大唐的梦,打着那场爱情故事的旗号,挥霍着贫瘠的想象力和流水般的资金……然后他们的故事出来,她的故事则在同时又被罩上一层浮华的布。
王耀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长安,这场梦带着朱红与暖金的色彩,耳边则有仙乐风飘处处闻,只是那些声音断断续续模模糊糊,显得嘈杂。
他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一排延伸向路尽头的古槐筛着浮动的光与尘埃,阴影和光斑一齐落在他的身上,簇簇槐花挤在枝头,随风轻摇着,却似静止了时光。这仿佛水中倒影一触既碎的一切一如往常所有的梦。
来来往往的人古今中外形形色色应有尽有,王耀突然想,他大概是这里最不合时宜的一个存在。不会有错……这里是朱雀大街,吹拂过这里的风滋润过这里的雨覆盖过这里的雪都已是千百年前不着的古迹,从这里走过过的人也没有一个能以比科技手段的还原更鲜活的方式出现在后人的印象中,他……他算得了什么。
这成了他们的故事,他的故事,李隆基的故事,杨玉环的故事该在何处,又可以在何处?王耀停下来,想起他已经很久没回过长安了,可是这几个字还没想完他就意识到,这不过是场梦,那座城早就不在了。

评论

热度(6)

  1. 珍珠堂主人白水鉴心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有幸看过前两篇的人,给肆郎打爆电话。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