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人间

有时候我会想到未来,在无数条新生命诞生的这片土地上,我们会不会再次出现。

 

 

 

我的孩子诞生在这个没有下雪的圣诞节。她不是属于你的,或许,她不属于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是从污秽里孕育出来的崭新灵魂。在这个时刻,我终于重新拥有了哭泣的权利。孩子呀,请忘了我吧。在你出生的这一天里,我同时在此逝去。我的孩子呀,我在死前构思起她未来的相貌。她是用颜料构造出来的天使,会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嘴唇与眼睛。女孩子们拥护她,男孩子们爱她。她会拥有这一切我从未得到的东西:鲜明又勇敢,赤诚又傲慢。

 

而我将在这里死去。这条生命已经太过疲惫了。它失去了继续为某人生存下去的权利,恐惧和冲动让它向神明低下了头颅。

 

父亲。我听说人死后会到达遥远的乌托邦,那里没有病痛,没有烦恼,却拥有着和人世间一样的花鸟虫鱼。那是神明为灵魂建造的住所,长满了青苔的天堂。我们会在那里与所有的亡灵相遇,交换着“天堂牌”的杜松子酒,或许还有我爱喝的樱桃果汁。

 

真的是这样吗?我回忆起来。曾经在人间的你是那么的自私,仅仅教会我如何跌跌撞撞地活下去,却没有教会我如何灿烂地为世界赴死。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提前一步去等着你了。我要提前去看看被世界遗忘的那些花朵;提前走遍车辆无法到达的每一片荒原;提前去俯视加利福尼亚的日出以及纽约的黄昏,然后用这一切让你明白:我存在于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存在于你的清晨,午后,与傍晚。我存在在你的每一次呼吸之中。

 

父亲。我要你爱我,疯狂的爱我,你不可能不爱我,你要爱我至死——在生命的最后——为我写一本书吧。不需要开头,也不需要结尾,只需要在册页写上你我的名字。我要你借此告诉所有人:你的生命起源和终结都是我。要你下地狱的也是我、陪你上天堂的也是我。在故事的结尾,请用花体字写上我的名字:

 

你永远的,Lo-li-ta。

 


评论
热度(22)

© 珍珠堂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