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as years go by the other woman will spend her real life alone.”


你说我是七零年代的上流贵妇,偏爱烟草、舞会与酒精。在西海岸边的某处看着太阳西沉,回忆着过去的辉煌时光。你说我是患了病的智者,一杯酒换一个吻,一生只爱一个人。你骂我虚伪龌龊,用邪恶掩盖无比纯洁的American Dream。


加利福尼亚的玫瑰盛开了,唱着蓝调的时光也已经过去。那个女人向死而生,纵情享乐,她将生命谱写成不朽的乐谱,上面沾着情人的眼泪和鲜血。最后一次吻我吧,不要让我伤心难过,也不要让我奔驰太久——我只剩下这一首美丽的歌。

2018-03-05 热度-9
 

评论

热度(9)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