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荠草般疯长,又如潮水般褪去。

 

太宰治子穿着她年轻时候的长裙子,在玫瑰色的黄昏中颤抖。蓝天抛下了我,在生活中点起了一堆火——谁,谁又死了?她听见水花炸响的声音。在远方,一只孤单的弃船在水面上摇摇晃晃,最终变成迟暮之年的漂泊者,孑然一生躲进了那深闭的海底。


“酒是喜剧,威士忌是悲剧。”

 

这时候的太宰治子已经身患重病,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里似乎还有他的气味,这双伤痕累累的手上一秒仿佛还在他的胸前游离。眼前的场景慢慢旋转,最后变成了在空中燃放着的花火。水淹没了口鼻,太宰治子逐渐感到了呼吸不适,痛苦使她闭上了眼睛。那一瞬间,天空被黑暗淹没,她又回忆起了那个孤独的下午,太宰治与她最后一次吻别。

 

死的时候,我们要埋在一起的。他说道。

 


2018-03-13 热度-20 Vivianie。文豪野犬双宰
 

评论

热度(20)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