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东瀛。这次并不是那些充斥着浮夸与傲慢的日本,而是一个烟雨飘渺的东瀛。绘画,香料,雅乐,宝玉,晴衣,美酒……这些东西在这场雨中全部都融化成混杂的色彩。我想道,这才是东瀛,在被人扭曲之前的东瀛。远处的木头屋里,有一人撑着火红色的开眼伞走来。他穿的不像是和服,层层叠叠的,看起来有点古怪。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知道他长得很美。那抹红撕开整片空蒙之景。我听见有人在唱《万叶集》里面的诗歌,东瀛的调子,什么“……欲赠人已逝,生悲已太迟”云云,那人在雨中收了伞,硬是让大雨淋湿了衣袍,误了春光,竟无端透露出几分清冷。

我觉得梦中那人可怜,又觉得他孤独。再细细一想,竟发现他熟悉得像是枕边人。


2018-04-13 热度-14
 

评论

热度(14)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