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赤】桃花谜

*有捏造成分。开句和尾句是诸葛亮祭拜周瑜的诗的截取。这篇文章是我想要表达一下自己对这对cp的看法以及为什么他们这么令我着迷(………)





修短故天,人岂不伤?






“赤羽信之介死了。”来自东瀛的信件上,没头没尾的写这七个字。

神蛊温皇已经穿戴整齐静立案前,他像是预兆到什么似的,这一日难得地起了个大早,正对着盘未下完的棋发呆。见凤蝶风风火火的跑来,他轻吐口气,心中所想的大抵是变成了现实——虽说从东瀛传信到中原约莫要半个月,可还珠楼只花了十天便将这条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这大大超过了他本来的预算时间。

白玉盘中最后一粒黑子弹落下,发出“嘭”的一声轻响。在寂静的室内中,显得那样诡异。

温皇向往常一样笑着,沉思片刻,说道,人若重情必会坏事——生者可以生,死者可以死。他真就这样离去,倒也辜负凤凰之名。

窗外下着小雨,打湿了那株从东瀛远渡而来的桃花。这是在温皇昏迷之际,赤羽信之介亲手栽种在此地,美名其曰是为了让他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那株艳红色的花,借此向他示威。凤蝶说,把它留下来吧。还珠楼平日里人来人往的,没有人有时间去注意到一株来路不明的桃花,也算是给你留个念想。

他将手放在桃花上,没有向往常一样在树上丢下几只具有侵蚀性的蛊虫,也没有将它作为剑客的试验品。将它保留在原地,不去刻意栽培,也不给予它格外的关注,放任其在原地自由生长。在后来每一个失了眠的夜晚,他就望着这颗桃树发呆,仔细思考着赤羽信之介留下的哑谜。到底是何意呢?是纯粹的宣战,抑或是还有其他含义?他根本就无法理解,不曾明白。

可若是真的全盘理解了,倒也难以成为世上最适合彼此的对弈者。他们斗智十七次,其中有七次刀剑相向;赤羽折了他还珠楼多位死士,他便设计取得西剑流流主的项上人头;他们为对方设下过无数次陷阱,但又在对方九死一生之际一笑泯恩仇;他们寄过一千八百多封书信,其中被烧毁的约莫八百多封,被撕裂的九百多张,而字迹清晰,毫发无损,并且被保存下来的不过两张;他们拥抱三次,接吻一次。

作为还珠楼楼主,他从未掩饰过对赤羽信之介的的厌恶。厌他所遵从的精神,厌他一身傲骨,厌他的智谋,厌他以仁慈处事;厌他胜时欣染然,败也自在;厌他来时匆匆,无端惊扰了他的一炊之梦;恨他去时落寞,留下无数没有结局的诗篇。

作为神蛊温皇,他也从来没有掩饰过为此人感到欢喜。局中局,戏中戏。赤羽信之介以自身为饵,设下这场长达数十年的棋局。在凤凰与无双擦过的那一刹那,他们对视而笑,往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最终竟是落得个两败俱伤也难分胜负的结果。

他们到最后也没能看清彼此的意义。

现在想来,当年的西剑流之乱仿若是一场大梦。史贤人拽着那方梨花木棺材,颤颤巍巍地往神蛊峰走去。神蛊温皇只身躺在其中,肌肤冰凉,呼吸也还没有恢复,神志却早已清醒。

他听见棺木被打开的声音,强烈而刺眼的阳光铺盖在他的脸上。赤羽信之介的手炽热得宛如一团火,先是轻轻触碰,再又毫不客气地拨弄着他的面颊,最后才测了测他的呼吸。


温皇。他听见那个人轻声说道,你真是死得让我难以置信。


微热液体滴落在他的脸上,竟让他感到火辣辣的疼痛。是血吗?是史艳文出手了,还是又受到了西剑流那残忍的处罚?他不敢往下想。木棺再次合上,那两人的声音愈来愈轻,周围又回归成一片平静。

而多年后的今天,即将躺进棺材里的是他赤羽信之介。

桃花在雨中失去了艳丽的色彩,满地的落红像是在宣告着什么东西的来临;新枝上结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在此时显得有几分悲凉。凤蝶紧抿住唇,将他摆在案前的棋子捡入盘中,竟是相对无言。温皇拿出纸墨,紧蹙着眉,落下满纸荒唐言:

“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知音。”*




2018-04-24 评论-8 热度-28 温赤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
 

评论(8)

热度(28)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