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扁桃

今天下午和群里的太太讨论了一个BA的点子。写完了《圣拉扎尔》之后打算试一试这个。写个短短的段子记一下脑洞。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鸽。咕咕咕咕咕……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总之不太正常!!!




赤羽信之介在这个下起了大雨的夜里点燃了一根香烟,任飘渺坐在他的身边沙发上。它是用旧衣服缝制的,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甚至露出了里面的棉絮,那上面沾着眼泪,沾着血,是整个城镇里所剩无几的家具之一。不知道是谁先打破的僵局,他们便开始交谈。不再是为了回忆过去,更不是为彼此策划未来。任飘渺腰带上的枪套里放着他不离身的那把手枪,赤羽信之介的长发也被规规矩矩的束起,似乎双方都刻意想要让此时的场景倒流回相遇时毫无顾忌的纯真年代,只不过当年那个叫做神蛊温皇的追求者再也不敢唐突的送来一支玫瑰。

挂在墙上的闹钟滴滴答答地往左走。赤羽信之介想,它和他们的爱情一样往后倒流,毁灭,最终什么都不剩。

签字笔在写满了处罚的条约上写下了双方的身份——甲方,还珠楼主人。乙方,西剑流军师——一阵雷声后,他们握手,然后宣布道:这场恶劣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最后又究竟是谁先行离去,没有人记得清了,只知道留在原地的另一个忘了关门,雨水飘入室内。过不了多久,这座承载了醉生梦死的小屋,将会成为其他动物的巢穴。


评论(3)
热度(18)

© 珍珠堂散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