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晚安

后来的后来,我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倔强固执的叫着他的名字,一字一顿。可他的身影早已没入了来来往往的人流,再也看不见了。我有时候心想呀,一个人到底冷漠到什么样的境界才能像他这样,无爱亦无恨。

艾斯兰·斯特尔森,你是个无用的孩子。

你在这世界摸爬滚打,单纯的诱惑都会令你沉迷,表面装作像是个无所畏惧的勇士,其实那随随便便就可以捅破的内心早就暴露了你啦!艾斯兰,我最讨厌你了,讨厌你叫我Horasa的愚蠢样子,我最讨厌你了!

你自私自利,你不会被你的主原谅的。我们最后一次吵架时,我尖叫着触碰他的逆鳞,他先是愣了,然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大衣夺门而出。我不想去管他,要不是因为外面恰巧下着小雪,我根本不会追出去找他。

我说他是个傻子,在这寒夜里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里舔舐着伤口了。

我说你看你,那些身外之物何德何能成为你的伤口呢,你还不承认你是个孩子?

他坐在公园的门口,像是找不到归家孩子,孤独瘦弱。艾斯兰的眉眼中总带有世俗的悲哀,转头望向我,那空洞的眸子像是最北方融不化冰,蔚蓝但却冷得要命。他总是这样,一旦我们有任何的吵架最先示弱的总是我,比起情侣,我们或许更像是一对姐弟。

他没有说话,我也只好无言。直到过了很久,久到雪花从天空中飘飘然落下的时间,我们像是快要淹死在大海中的溺水者,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Horasa,我以为你会痛斥我。他手里是一根香烟,动作笨拙得令人发笑。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还是以前那样吗?

我以为他是自私的,但其实在那一刻我也一样。我用人间虚假的情话诱惑他,把他拉入这红尘中,品尝那些我所经历的爱恨情仇。可是他现在玩累了,他想回到他的天堂去啦。那些名为情绪的傀丝控制不了他,他也不会被此所控制,我多想为他庆祝,我想告诉他。你终于摆脱我这个无恶不作的大坏人了,快去你的天堂吧。

他那双布满氤氲的眼睛里不难看出被我划伤的痕迹,他笑了,仿佛用尽全身气力的笑了。他说我其实可以去尝试喜欢他,但是我从来没有过真真正正的在意过,他说我是个无情无欲的死人。

于是我们的吵架又已不愉快结尾。他拎着酒瓶走入黑暗中,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出长长的一道痕迹,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我也朝与他相反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三步一回头。这并不是“家”的方向,只是茫然的,毫无目的的移动。

我们回不去了呀,斯特尔森。

那么从此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评论(1)
热度(13)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