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英港bg

我要走啦。她笑着转过身朝我挥挥手,眉眼中都是如同新生的笑意。我一开始以为她只是要去旅行,倔强得妄想抓住她的行李,我想问她去哪,和谁一起,可是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你快走吧,省得让我看得心烦。我对她说,你这个巨大的麻烦,讨人厌而且不淑女的笨蛋小姐,快点回你的桑梓去吧,去找那个你梦寐中所思念的先生,最好是再也别回来了,我不想再看见你。

她鸢色的眼睛里满是亮晶晶的东西,不得不说她好漂亮,那种东方女子恰好的柔媚在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即使是抬手尖都满是纯粹的风情。每当我看见她那至深至浅,如同湖泊般的眼睛,只好稍作咳嗽,在不经意间转去另外一个方向。我不是不喜欢她,也更不是讨厌她。我只是怨她的曼丽,怨她眼中令我失神的秋波,怨她和表面不一的乖张。

她还是站在原地笑着,那种笑容毫无感情,像是橱窗里的人偶娃娃,我得不到她,连触碰都是艰难的。她是即将含苞待放的花,我本想用那所剩无几的死水来浇灌她,却只是徒劳的,她是朵骄傲的花。

我的鲜花。她抛下行李奔过来与我接吻,坏脾气到撕咬住我的嘴唇,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嘴唇被她赐予了明显的四道痕迹,这还不够,下一面便是那颗小虎牙像刀子样刮过去,疼得我只打颤,我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就这样任她吻着,撕心裂肺的拥吻着。

她的吻烈得像是酒馆里的电白地兰,可见夹在在其中赤裸的情爱。我说,Horasa你已经不是个小孩了,告别吻这种东西再也不会需要了,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对其他人呀。她笑着眨眨眼,松开搂住我脖子的手,准备去向属于她的远方。我知道我从来都留不住她,像是国王留不住他的爱人一般。我们的相处基本都是在仇恨之间度过的,也没什么值得好留恋。

直到现在,那块伤任然在我的唇角,我看它是永远好不了啦。在每个凛冬的夜晚隐隐发烫,疼入骨髓。这是那朵花留给我这个薄命人的告别礼,恶狠狠地,怀着对我用死水浇灌她的恨意。

Horasa其实早就死在了那个人的心里,伴随着她的风情一起。


评论
热度(11)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