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我亲爱的旅者,在她心口停留过的旅者。请让我质问你,请好好回答这个问题,你爱的究竟是哪个她?你漂亮成熟的红玫瑰,还是骄傲倔强的蓝色妖姬?又或者这两者都不是,你爱着的恐怕只是一个虚伪的梦境,里面残存着某事某刻你的惊鸿一瞥。

我的爱人有着一头绝美的金色长发,那双眼睛是世间最纯粹的碧色。她嗜酒如命,红唇上沾有红酒致命的香气;她深爱空气中飞舞的尘火,手指间满是薄荷的清香。她在每个漆黑的夜里像是最自由的精灵,高跟鞋踢踏着瓷砖地板,疯狂而又迷人。她的笑容明媚又肆意,举起酒杯高声谈论着过去与未来,在放下的那一刻又低眉叹气,暗自神伤。

我的妖精周身都是雪白的,唯独那双眼睛是意想不到的湛蓝。她的双眸清澈,明媚如初,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见她老去的痕迹。她喜欢一个人坐在岩石上,歌声是大自然中最美妙的乐曲,连黄鹂和夜莺听到后都羞愧不已。她不爱笑,只是在月光下唱着那首不知名的曲子,海鸥停在她的肩膀上,却又在下个音符扬起前飞跃到天空之中去了。

其实我一直明白这些,你什么都不爱。否则,你怎么会让她们承受那样的痛苦?我的爱人失去了往日的光鲜亮丽,她把陈年老酒在你眼前砸碎,啤酒瓶的碎片割破了她那双纤细的手,在每个无人的夜晚,她总是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阳台上,用渺渺升起的烟火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我的妖精蛇甜言蜜语所诱惑,喝下女巫制作的毒药,把尾巴变成人类的双腿,即使每一步都带着刻骨铭心的疼痛,即使最终的结局是化为白沫消失在大海深处。

你只是微笑,站在一方净土后,纤尘不染。我的爱人最终变成白骨被掩盖在某个郊外的坟墓里,她生前有无数人为她宿醉在街头,死后也让那些可怜的青年人为她着迷,他们把思念化成了佳酿,把她如同谎言一般优美的名字烂记于舌尖。我的妖精纵身大海,她的那双眼睛湛蓝的就像是深海一般,璀璨,富有光泽,我看见她的灵魂从那堆白沫中升起,天使牵着她的手,唱着圣洁的乐曲,逐渐消失在白云之中了。

我应该比任何人都恨你,旅人,但我却又比任何人都要爱着你——我明白,没有你寸步难行。魔鬼在地狱欢快的唱着歌谣,他们歌颂着这人间的惆怅与罪孽,我捧着蜡烛为你祈祷——以你之名,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祈祷生者有不朽的名,祈祷死者有不朽的爱。


评论(4)
热度(5)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