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uva movie

@霜降 给学姐的生贺!
雁俏,一个上学的故事






上官鸿信才二十岁,俏如来比他小一点,也比他矮一点。满脸稚气,说起话还不够成熟,却得到了许多教授的赞赏。上官鸿信笑他只是幸运,就像是为什么碳酸饮料会突如其来的在这个时代走红一样——明明只是加了苏打的甜水,呛人又恶心。

这导致了他不喜欢碳酸饮料,也不喜欢俏如来。

俏如来把头搭在沙发的边缘,铁制的栏杆搁得他脖子上起了红印。轻微的眩晕感从脚趾一直传到他落在地上的几根头发,他将自己缩在被子里面。接着,俏如来又从茶几上拿起上官鸿信刚刚从7-11买回来的碳酸饮料,仰起头将里面透明的液体灌入喉咙里。他的动作优雅得像话剧社团里的年轻演员。上官鸿信打开窗户。午后的阳光洒入室内,将在空气中漂浮的尘埃从室内驱赶出去。俏如来将碳酸饮料叠在上官鸿信带回来的笔记本上,问道,你明明说你不喜欢,可为什么还要买呢。

那个时候俏如来喜欢提问,上官鸿信也会认真地思考问题的答案——这样一来一去的,显得幼稚又无厘头。不过这不能怪他们——那个时候他们还太年轻了,脑袋里还有对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幻想;那个时候他们太年轻了,一个是年轻的圣父奥古斯丁,一个是传闻中的王子佛陀。

各种想法缠绕在上官鸿信的脑内,几百种不同的声音在他的耳朵边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碎成一片。聪明如他,傲慢如他,此时却找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为什么要买碳酸饮料呢?又为什么要给俏如来买碳酸饮料呢?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里在作祟啊。

后来是俏如来率先打破了沉默。他说,家里又没有碳酸饮料了,麻烦你再下去跑一趟。鸿信还在思考着刚才的问题,应了声好。挂在墙上的钟又往前移了几分。等上官鸿信从原先一副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反应过来,身边人早已陷入了美梦。他难得一见的没有吵醒他。接着,他又从俏如来的上衣口袋里顺走了史艳文送的白色钱包,再若有所思地离开了案发现场。

2018-06-04 评论-3 热度-18
 

评论(3)

热度(18)

  1. 霜降珍珠堂主人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一觉睡死刚刚才打开看到,感谢我可爱的学妹!!!
©珍珠堂主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