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最近有点想动笔写最后一篇香冰了,起码能让自己满意的。

我心心念念的小姐,我亲爱的港式罗曼蒂克。不论是嚼着口香糖身着红色短裙,又或者是深色大衣故作书生的模样,都是那个完美而曼丽的俏佳人。我无数次想象过她坐在书桌后面,修长的双腿搭在栗色的椅子把手上,朝人伸出手,故作面色凝重的样子,说道——

“钞洗我心。”


王嘉琪,我的小港娘,美丽的可爱的,跌入尘埃却在其中发芽的小姑娘呀……我以洋紫荆纪念你。

评论
热度(4)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