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现在确定的几种风格

我回答道,爱情远大于金钱。

也并非是谁孰高孰低,只是从自身眼中出发看出来的不等式。从事实而言,两者并非可对比之物——像是男性的金表与美人的红唇——有可比之处?没有的吧。但若是硬要对比也并非不可,在滥情的高楼之间,定是要选择那火红而炽热的吻。无关时代,只关爱情。

 

我不太能驾驭现代式风格,所以说现代的风格被自身局限在港式的钢筋水泥里了。每说到现在便带入生活环境里,繁忙,浮躁,孩子的脸上都极少露出笑容,每人都在为工作而忙碌着,连爱情都是带着火药味的。所以我写出来的现代风格大多数都是直白而裸露的,相遇,相爱,离别,毫不含糊。没有朦胧,只是像个过客似的奔波。

我爱把烟盒推到他面前,在他第六下敲击桌子之时,这时他就会撇过头朝我微笑,从盒子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一片氤氲了。我咛喃着他的名字,在最后一个音的末尾便伴随着长长的叹息。

我与他徘徊在这片土地的夜晚,伴随着高跟鞋的踢踏声与乌鸦嘶哑的鸣叫。我与他之间没有粘稠,但彼此比任何人都懂得爱情对于自身来说的意义,每当我说出那句“我爱你”时,他先是稍作严肃的蹙眉,然后便绽开故作姿态的哈哈大笑——我以为你什么都不爱。

 

这一段不是一时半会写出来的,而是从以前写的东西里摘录的。我认为这种风格算是我所有的浪漫,只有在真正开始写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这种浪漫不露骨,也不朦胧,它是感觉不到的晦涩,连“我爱你”这句话在其中都显得平淡了。可这才是我喜欢的浪漫,平淡而刻骨的。

 

流浪的诗人拉紧风衣,他站在站台口抽着一根老烟,咿咿呀呀的说着新编制的诗歌,他向我递来一支玫瑰,上面的露水早已失去晶莹,只剩下褐色的花瓣还在苦苦支撑着最后仅剩的美。

小姐——这应该是给你的——代表美丽的玫瑰花。他口中的情话好不含糊,取下肮脏的帽檐为我行礼,小姐,你依然美丽的如同高贵的玫瑰花,发尾的卷翘像蒂芙尼一般闪耀。我的小姐呀,你要去向何方?

 

这是我最华丽的一种风格。我写的东西一直都运用非常平凡的文字和奇怪的修辞,像这样只是单纯歌颂玫瑰与美人的段落还真没有什么(……)每次在写这种感觉的时候我就会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写什么,而不是像前面还会有层次和伏笔。一般来说这种感觉都是用来描绘中世纪大小姐的感觉,所以不太常用。

说到底,华丽什么还是不适合我。

 

你只是微笑,站在一方净土后,纤尘不染。我的爱人最终变成白骨被掩盖在某个郊外的坟墓里,她生前有无数人为她宿醉在街头,死后也让那些可怜的青年人为她着迷,他们把思念化成了佳酿,把她如同谎言一般优美的名字烂记于舌尖。我的妖精纵身大海,她的那双眼睛湛蓝的就像是深海一般,璀璨,富有光泽,我看见她的灵魂从那堆白沫中升起,天使牵着她的手,唱着圣洁的乐曲,逐渐消失在白云之中了。

我应该比任何人都恨你,旅人,但我却又比任何人都要爱着你——我明白,没有你寸步难行。魔鬼在地狱欢快的唱着歌谣,他们歌颂着这人间的惆怅与罪孽,我捧着蜡烛为你祈祷——以你之名,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祈祷生者有不朽的名,祈祷死者有不朽的爱。

 

我最擅长的,也是现在一直在运用的一种感觉,说实在话有点不伦不类吧。带着亡灵的浪漫,还要在其中加上宗教感和神话,总而言之离开不了死亡,重生,然后再死之类的。第一段就很明显的,前面一部分刻意浪漫,后面一部分加入神话,第二段就是关于宗教的祈祷了。我很喜欢去用这种感觉,没有刻意的强调,也没有什么比喻啊,形容,大多数都是隐晦的。就很喜欢。

可惜写这种东西的时候,要有灵感才写得出来。

 


我的几种感觉,就没一个是日常的!太糟糕了,其实我超喜欢那种纯纯的恋爱感啊,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又或者是少女漫里面那样(虽然我从来没看过),转角遇到爱啊巴拉巴拉巴拉……可惜我的少女心似乎已经枯萎了,所以那种感觉写起来好别扭。

管他什么ooc,我要陀思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评论(6)
热度(7)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