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又想写陀太了,像可可小姐与伊戈尔大公那样疯狂的不伦的恋爱了。来自横滨的魔女与西伯利亚的罪人,站在不同的阵营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因暴风雪(或者其他原因)被困在了同一个地方。在彼此面前他们便是最幼稚可笑的模样,以玩为目的的互怼,酒过三巡后的露真言,然后是接吻,再次纠缠不清。

她说,我和很多人接过吻,但你是唯一一个把我嘴唇咬破的人。

爱情是最纯粹的欲望。


恋爱脑爱我我爱恋爱脑

一写太宰小姐就开始宣扬欲望是病,无药可救。

所以说还是出错了,比起一切温暖的颜色,那女人更适合黑色吧。

评论(2)
热度(3)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