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深广组tag虐的我心一紧,我大概是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紧张。那种感觉就像是沉寂很久的东西全部都再一次复活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迷上这样的两个人了。他们年轻且活力尚存,在命运面前给彼此埋下相爱的种子。或许多年之后他们一个死亡一个孤独百年,又或许一个永存一个消逝。

我承认其实这些都是我单方面的臆想。比起理性的浪漫,我更偏爱感性,可当死亡和感性挂上钩的时候,我又开始怀念那空虚的理性了。理性和感性的交融,用另一个称呼来说就是“帕拉图式爱情”。

有段时间我疯狂的爱上描写帕拉图式爱情的感觉,炽烈但是保持着或远或近的距离。但这时我又想起其的另一种更为完美的解释——“你我寿载有限,等不到结果,只有留有回忆与记忆之中。”

把这句话带入深广组里面,想想又觉得疼痛。

于是我想,或许这两人应该百年孤独。

评论
热度(13)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